遗彻

混各种圈子 画技感人文笔也不好 只能割割粗糙的腿肉自己吃

黄少生快

想了想还是发一条庆祝。

之前为什么不发,因为画啊文啊啥都没准备很丢人的。

就这样吧,以后会补回来的。

王叶王【叶修说 他会戒】(上)

阅前提示:OOC严重,有私设,文笔渣,不喜勿喷。

ps:因为媳妇想啃粮所以割了腿肉


    这是一个关于全职高手的故事,也是一个男人的故事。
    叶修的垃圾话很厉害,这是联盟上下都明白的。叶修还喜欢以此来调戏良家妇男,更是人皆众知的。而这样放荡不羁的叶修却有个小小的秘密,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    叶修时常会做一个梦。梦里有一个他所梦的人,会在被他牵起手时绽放最温柔的笑,会当被他从背后猛地抱住时轻笑着呵斥,会因被他在好友们起哄下偷吻时害羞脸红。也会陪着他走入殿堂,走出家室,走过这一辈子。
    叶修因此喜欢上了赖床,贪恋着那一丝虚假却又转瞬即逝的温度。可到头来梦醒了,他还是得两手空空地捧着那颗暗恋的心,小心翼翼,一步一步走下去。
    闲下来的时候,叶修会很认真的思考某些事情。他自嘲这样像个思春期的少女,却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将自己和那人共处的日子取出来一遍遍回放,计算着微不足道的可能性。偶尔被苏沐橙察觉到之后,也只是苦笑着伸个懒腰,趴到电脑前把气都发在训练对手身上。
    身为嘉世王朝的功臣,叶秋之名一度在荣耀风靡全国后被荣誉粉誉为神。而叶修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,与当时刚入职业圈的最佳菜鸟相遇的。
    怎么喜欢上那人的,喜欢那人什么,这些问题恐怕叶修一个也答不上来。待他意识到自己的心意之时,那人早已像毒一样萦绕在他的脑海里,心头间。
    从此叶修除了烟以外,又多了一个离不开的东西。只是说来也可笑,他中毒已深,却从未亲自触碰过那毒,甚至无勇去伸手试试看,能否寻求一丝希望。 
    叶修不是没想过告白,他也期待着像偶像剧里那样告白后两情相悦的美好结局。但等站在那人面前,想说的话一下子在咽喉处堵塞着,支支吾吾磕磕绊绊,最后冒出去的还是那几句惯用的招呼。只能等那人走远后郁闷地猛吸一口烟,不小心呛住就蹲在无人的角落抑声咳嗽,干哑的喉咙像要咳出血般裂痛,心也跟着揪疼。他想,这疼的大老爷们都要哭了。
    渐渐的,叶修便也习惯了用眼去追寻一个人的身影,但也仅仅是用眼。这么多年过来,他站的愈发高了,也看得愈发远了。他能看见那渺茫的未来,因此不肯轻易低下头,弯下腰,去用自己的全部赌一个人的回眸。
    而那人也不曾察觉他这暗藏的深情,那人只是在平坦的小路上向着大道走着,向着高处爬着,然后在距离他很远很远的地方,待遇阻时倔强的抬头看他一眼,再埋头走着自己的路。叶修也就这样远远的看着那人,看着那人一点点爬向高处,接着爬向那人的目标之地,爬向他的位置。
    ————最后攀上了离他很远很远,却高度相同的位置。
    于是这份沉重而又炙热的爱慕,终究是失了起笔,没了下文。
    随着嘉世的下坡路越走越踏实,叶修说不后悔是有半分假的,他多想在自己仍能大肆威风之时给那人一个贴心的提示,一个温馨的微笑,一个勘定的誓言,然后看着他度过职业生涯的一朝一夕。但如今王朝破灭,队员排斥,好友四散,又如何坚守对那人的约定?
    叶修便觉得自己是个十足的笑话,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挂在街头上供人观赏的小丑。事到如今,没空想今后的所去,却一是后悔于当初的矜持,二是庆幸于没有拖累那人。可所谓被这毒侵入了全身心,连骨髓里都是那人的模样,理不完,抽不断。
    于是他坐在只余他一人的训练室里,微微颤抖着张开嘴,想吐出什么话语,又不甘的合上,那平时来劲的脑袋,此时也无力的枕在手掌上,妄图诉说着什么。
    只有他知道,他是多想告诉那人这滚烫的爱意,充斥在他的心脏里使它跳动着,叫喊着。让他恨不得将它挖出来双手奉给那人,让那人知晓。
    只是叶修终究还是没有那份勇气,走下属于他的高台,穿过人山人海,去握紧那人的手。
    他只会低头朝下看着那人,然后很远很远的对着那人比划着,默念着。
    但若是那人从踏上征途的时候开始,一直到站在另一座高台上,有那么一刻回头细细揣摩他的眼神,慢慢推导他的言语,就能发现他的一字一句里都写着同一句话。
   ———— 我爱你,王杰希。
    只是这份爱掉头而来,没了下尾。
    默默的,叶修把脸埋在两臂间,整个人瘫在桌子上。窗外下着雪,没开空调的房间里很黑,很冷,湿气也很重,使他脸颊下的衣服也被浸湿了。他想,这个季节在当年条件差的时候,训练室里也是这样,全身上下都是冷飕飕的。
    后来,自然而然的,叶修坦然同意了退役的要求。走出嘉世的门口,苏沐橙跟在他的身后,和他之前一样轻轻的抽泣着,他便转头看着她笑,然后揉揉她的长发,柔软顺滑,手感很好,除了太长以外,挺符合他想象的那人的头发。
    然后他抬起头看着天空,顿了一会儿,不知是对着苏沐橙,还是对自己所说
    ————“休息一年,然后回来。” 
    自己应该还是爱着王杰希的,叶修想。只是像一个小孩子,被扇了一巴掌之后就不敢吭声。
    他还爱着王杰希,只是没那么爱了。
    又或者说,他爱的目标变了。
    过去,他单纯的做着白日梦,希望能突破重重困难一厢情愿。然后被狠狠的打醒了,即使那人只要踏出一步,他便会费尽毕生所学走完剩下的几千步几万步,但现实是直观残酷的,别说半步,若自己真的冒昧冲上前去,对方掉头就逃估计是最大的可能性,
他笑着这样想。
    这时职业玩家的理性告诉他,他所需要追寻的最大目标应该是冠军,而不是这些他当初看来小家子气的情感事。
    那么,他的目标便也确定了。
    既然无法走到那人身边已经是既定的事实,那便干脆把这股爱意完全隐瞒,追求所有职业玩家,包括王杰希的目光所聚。
    ————职业联赛冠军。
    这是状态已经在走下坡路的他,最后的放手一搏。
    若能以此身绵薄之力换你一世凝望,那又为何而不为? 
    我还爱着你,王杰希。
    我还会为我们的相处而发自真心的欢悦,却不会再去妄想我们的未来。
    ————第八赛季冬季转会期,叶秋退役。

这是我最放飞自我的一张图 希望不会被打

和媳妇比赛看谁先画好或者写好

杏子是我在小圆里特别喜欢的一个女孩子 

但是还是放飞自我了 特别是手

 

画技不好,摸了个沐橙姐

本来想画成亲情向结果发现不会画男孩子 沐秋要打死我